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港澳罗大仙中大奖 > 江山 >

儿童文学作家沈石溪:撑起了动物小说多半江山

归档日期:05-04       文本归类:江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最近,“开卷监测”公布的一组数据令业内人士感到惊讶,一部《狼王梦》6年销售400万册,带动了动物小说板块的兴起。而且因该书的引领,这部小说作者沈石溪占据国内动物小说近80%的市场份额,一人撑起了动物小说多半江山。

  “沈石溪动物小说大王·品藏书系”2008年推出,至今已出版28种,销售突破2300万册,总共四亿码洋。其中《狼王梦》自2009年出版以来,一直雄踞童书畅销书排行榜前列,6年单本印量400万册,带动了“动物小说”这个小众题材。

  在图书市场,沈石溪动物小说的“江湖地位”保持了多年。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雷提供的监测数据显示,在少儿图书中,动物小说在实体书店占比是0.44%,在网上书店占比0.26%,而沈石溪的动物小说在实体书店占比为0.35%,网店是0.20%,“沈石溪作品起到了非常大的支柱和引领作用,占据国内动物小说板块近80%的市场份额。”

  沈石溪今年64岁,至今推出动物小说作品四十余部,其70%的作品由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文学分社社长王宜清回忆说,2006年,沈石溪将其一箱子作品寄给出版社,大约有二三十本。“我们先将作品细致分类,出了一批口袋本。”她认为,沈石溪表面写的是动物世界,其实是人化的动物世界,“这和国外以纪实性、原生态为主的自然文学有很大不同。”

  在沈石溪众多作品中,《狼王梦》市场号召力最强,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编辑邵若愚说:“这是一个关于狼、关于爱、关于生命、关于梦想的故事。它不是香甜的巧克力、多味果,而是向读者揭示了生命的本源。”在他看来,这本书不是简简单单的动物小说,它对人类、对社会、对世界的反思,都非常深刻。

  正是沈石溪的《狼王梦》,带动了沈石溪动物小说系列的热销,更催生了少儿文学一个新领域的出现。“动物小说板块在本世纪初开始出现,目前我们监测到的在售动物小说作品有1100多种,活跃在这个创作领域的作家已有二十多位了。”杨雷说。

  被孩子们热议的《狼王梦》,其实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作品。而且沈石溪大部分畅销作品,都写于那个时候,这一点许多读者并没有想到。

  沈石溪说,他在云南西双版纳边疆生活了18年,有和动物接触的很多难忘经历。早年间他是成都军区的一位军旅作家,每年完成七万字的发表任务后,剩余时间就全用来写儿童文学。早在1979年沈石溪就创作了和动物有关的小说《象群出没的山谷》,一群野象要跑到境外,部队哨所接到命令阻止这群珍贵的大象集体出逃,但又不能伤害它们。在当地高人的帮助下,象群被成功阻截。最开始,他的这些作品出版时印数并不算很高,顶多有一两万册。但在台湾,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就已推出繁体版作品三十多部,一度成为出版作品最多的大陆作家。

  沈石溪真正的黄金时代是在本世纪到来后,“国内经济在发展,温饱问题初步解决,环保问题被日益重视,开始讲动物是人类的朋友了。”沈石溪说,他早年的作品纷纷被推出各种不同版本,光是《狼王梦》就有十种版本,他更成为孩子们心中的“动物小说大王”。“很多学校高年级孩子都会写《狼王梦》的读后感,他们说以后要善待身边的流浪猫、流浪狗。还有小孩子给我的作品配插图,寄给了我。”

  就在沈石溪作品走红的时候,在他身后,有更多的动物小说写作者开始出现。沈石溪说,人总会老,孩子们都叫他爷爷了,但他希望自己慢点被淘汰,“我已开始改变写作风格,和过去的作品拉开了距离。”事实上,沈石溪近几年又出版了数部奇幻动物小说新作。

  沈石溪创造了令人惊叹的市场奇迹,但从中也透露出动物小说创作队伍还处于一家独大的状态,没有产生更多有影响力的作家。

  接力出版社社长白冰感叹道,“写动物小说的作家就像作家中的‘熊猫’,很稀缺。他们必须要有动物知识,有和动物亲密接触的经历,这对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来说很难。”沈石溪也认为,动物小说属于小众写作,不像写校园小说、童话作品那么大众化,知识储备、特殊的生活积累是基本条件,“从小生活在城里的人,很难写荒漠、大草原、森林,写出那种血肉交融的境界。”

  事实上,目前从事动物小说创作的年青一代,无一例外都有在野外生活的经验。70后作家黑鹤说,他小时候在呼伦贝尔大草原生活了4年,至今他在大草原还有自己的营地,饲养着牧羊犬。他认为,和大自然、和动物同处,才为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作素材,“小时候我站在草原上,草很高,我姥姥都找不到我,我骑马时手还能摸到草。”根据这些珍贵素材,黑鹤目前已经创作出了二十余部作品。90后动物小说作家袁博也回忆说,他的童年是在特种野生动物基地度过的,这得益于在基地工作的父母,“那里有很多野生动物,像鸵鸟、野兔等,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动物就是鸵鸟。”而成为复旦大学学生后,袁博还参加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各种考察项目,这些独特的经历让他的写作在同龄人中尤为独特。

  更重要的是,写动物小说并不是简单写动物,更要有作家对生活的提炼、思考和反思。而这无形中又挡住了不少人的创作脚步,黑鹤说:“我写一系列的草原作品,就是想传递一个讯息:如今草原已经退化得很厉害了。写作带有这样的意义,让大家知道,我们还曾经有过那样的时代,我想通过写作来‘挽留’草原。”(本报记者 路艳霞)

  初夏的凉风习习,从2016年五月歌会合唱比赛现场传来师生们一曲曲或悠扬或激昂的歌声,回顾着峥嵘岁月,畅想着美好未来。校园内郁郁葱葱,老校长徐悲鸿亲手栽种下的...

  今年父亲节,人民网文化频道力邀多位文艺“男神”倾情献“声”,送上一声声祝福,带来一首首诗篇。在平平仄仄的岁月里,找寻峰回路转的光阴故事。

本文链接:http://besaygumus.com/jiangshan/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