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港澳罗大仙中大奖 > 黄沾 >

【图】从黄霑去世六周年说起:华语歌曲词坛后继乏力

归档日期:05-04       文本归类:黄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70后、80后的一代,几乎都在少年时代拥有一本歌词本:港台明星不干胶贴满,水彩蜡笔在空隙处涂涂画画,正中的白纸黑字,是一个时代的集体烙印。“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浪奔浪流,浪里滔滔江水永不休”到“一生何求,迷惘里永远看不透”、“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当青春以怀旧为句点的时候,那些歌词仿佛起自夜的遥深处,又在黎明破晓前戛然而止。从某种意义上说,华语乐坛的歌词提供了一种新的方向和可能性,在没有博客只有高头讲章的年代里降低了跨入文学殿堂的门槛。

  如今,华语流行音乐风雨兼程四十年,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然而,与音乐旋律更加成熟多样、制作更为国际化的趋势背道而驰的是,能够直击人心洞穿肺腑的歌词越来越少,引发万人合唱口耳相传的歌曲越来越少。

  这是一个迫切需要经典但却没有创造出经典的时代。这样说的含义并非是指经典都在路上,有待时间的检验校对,而是,绝大多数歌词在创作之初就不是奔着经典去的。消费至上娱乐至死,最终,它们如愿以偿地成为了海上的泡沫。事已至此,是否只得在哀叹黄霑去世已六年的同时徒唤呜呼?

  与西方流行音乐多由歌手包办词曲创作不同的是,我们自唐以降就有文人填词的传统,李白、白居易、刘禹锡、温庭筠都是个中圣手。“曲子词”、“长短句”、“歌曲”、“乐章”今天仍旧是古代文学史的重要词条,《西江月》、《倾杯乐》、《南歌子》、《浣溪沙》、《南乡子》。这些白发苍苍的词牌传习至宋,以音乐为章法和准度,倚声填词,归音入韵,儿女情怀身世境遇乃至家国离恨无一不可言说,而婉约词宗柳永更是达到了“井水饮处,必能歌柳词”的传唱度。

  在古中国向现代中国的转型阵痛中,音乐起到了先行官的作用。西洋音乐始入中土,大批青年艺术家开始学习作曲演奏填词。才华横溢的李叔同较早接触到西方音乐,根据美国作曲家J.P.奥德维所作歌曲《梦见家和母亲》的旋律填词,“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送别》由此成为早期华语通俗音乐的经典。李叔同又据威廉·S·海斯的曲子,填写了更生活化的《忆儿时》:“春去秋来,岁月如流,游子伤漂泊”。旋律来源西洋,而歌词自鸣天籁,收拾了千百年的翠翘金雀玉搔头。

  综观华语流行音乐波澜壮阔的数十年,视野大抵分成内地、港、台三大块。内地起步晚,加之民间书写被强大的国家话语权覆盖,自半军装的崔健挽起单腿裤脚跳上北京工体放歌“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的1986年始,才算吹响了当代音乐的第一声号角。尽管此后内地乐坛一度呈现过百花齐放的喜人场景,我们也曾拥有过值得骄傲的原创歌手如当初的魔岩三杰、一直以来的许巍及至后来的行吟歌者周云蓬,但作为真正意义上的填词人却自始至终未曾出现过。

  台湾在上世纪70-80年代中处于校园歌曲和民歌时代。庄奴的《甜蜜蜜》、《又见炊烟》业已成为流行音乐的经典,歌者邓丽君更是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由余光中的诗谱曲的《民歌手》成为民歌运动的代表作之一,席慕容的《出塞曲》也被蔡琴、张清芳反复演绎。三毛的《橄榄树》、李敖的《只爱一点点》、张大春的《未来的未来》。中国传统文人深厚的底蕴、文以载道的使命感和精致如画的语言功夫在台湾歌词中得以恒久保留、发扬光大。可以说,以“中国风”见长的方文山在美丽岛横空出世绝非偶然。

  香港词坛较之台湾更显得头绪纷繁,脉络参差。黄、郑国江、林振强、卢国沾,这四大才子,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起就奠定了香港词坛的铁桶江山,此后才有“二周二潘”(周礼茂、周耀辉、潘源良、潘伟源)和“二伟文”(林夕原名梁伟文,以及黄伟文)的江湖争霸。但溯其源头,粤语歌填词要从粤曲开始掐算。活跃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鬼才唐涤生,几乎被今天所有的香港填词人明里暗里尊奉为祖师爷。唐涤生当年一曲《帝女花·香夭》:“落花满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荐凤台上”,历经六十年仍在KTV点歌榜上占据一席之地。

  借用姚谦的一句歌词:“天地是一框时序轮转的风景”,轮转至今日,风景竟已依稀难辨。香港词坛近十年来所有奖项被“二伟文”平分,而台湾仅剩41岁的方文山单打独斗——连此前尚能与之一战的姚谦都去报考了田壮壮的电影导演研究生。词坛泰斗黄、林振强斯人已逝,写过《一段情》等杰作的卢永强2004年始做起了本土动漫《喜羊羊和灰太狼》,周耀辉去国离乡,在荷兰某中文电台当起了主持人,旧人隐退乃代谢规律,江山代有才人出,如春笋拔节才对,管他是ROCK,POP,或者HIPHOP,我们只要,有那么几句歌词,是可以用来做MSN签名的。

  似乎一语成谶?记得好多年前,音乐人黄舒骏带着些许遗憾地抱着吉他弹唱:“全台湾都在R&B,全美国都在RAP,只有流行没有音乐。”这首歌叫《改变1995》,遗憾的是,15年过去了,一切都没有改变。

本文链接:http://besaygumus.com/huangzhan/110.html